您现在的位置:奇闻1234 >> 旧闻秘史 >> 军事人物 >> 正文

巾帼英雄胡筠的传奇人生

2016-11-22 17:44:26 阅读数:
关键词:

         1898年2月,胡筠出生于湖南省平江县一户士绅家庭。由于是独生女,极受其父宠爱,她从小便获名师启蒙,熟读四书五经。湘东一带农村,历来崇尚武术,每到冬闲时节,处处请师传艺。14岁的胡筠也练起了武术,经过两年的勤学苦练,武术已经有些功夫了。
        19岁时,胡筠已出落成一个标致的大姑娘。她身材颀长,肤色白皙,力强体健,精明洒脱。加上能文善武,成为远近闻名的才女。这年冬天,她由父母作主,嫁给了北乡红桥镇李采藻的儿子李积琦。李家是平江首富,有良田千亩,青砖瓦房上百间。李积琦当时正在外读书,胡筠生性爱动,且有抱负,如今被关进深宅大院,真有度日如年之感。
        胡筠自幼刚强好胜,爱读《岳飞传》、《水浒传》,常以古代女英雄自诩。当时正值五四运动期间,胡筠受《新青年》、《向导》等革命杂志影响,决心以秋瑾为榜样,冲出樊笼。1924年秋,胡筠考入平江县城启明女子学校师范第五班。胡筠入学之时,学校里已有共产党的组织,中共平江县支部负责人余贲民还担任了女校园艺主任。这里民主气氛浓厚,学生们畅谈理想,宣传救国之道,思想极其活跃。胡筠带头放了小脚,还与同学徐纬文发起剪发运动。在她的倡议下,女校学生纷纷响应,不几天,全剪成了短发,满城为之轰动。胡筠与共产党员余贲民、李宗白等为友,阅读进步书刊,接受新思想,撰文呼吁启蒙,抨击时弊,积极参加社会活动。1925年底,胡筠由余贲民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6年8月,叶挺的北伐先遣团攻克平江县城。中共平江县委派胡筠到叶挺部队政治处搞宣传工作。接到通知,她爽快地说:“党的决定,我无条件地执行!”县委同志告诉她:“你是女同志,又是娃娃妈,困难很多,要有思想准备。”胡筠说:“困难再大,也比不得北伐军打军阀的事大。”她毅然放弃未修完的学业,随一支新组建的宣传队奔赴北伐前线。她写标语、办快报、教军歌、编快板,极大地鼓舞了指战员们的士气。胡筠有时还直接参加前线运输、救护和战斗。攻打天岳关时,她化装成农妇潜入敌后侦察,绘制了一张敌人兵力部署图,然后又领着一个排的兵力,向敌主峰发起进攻。
        在北伐军胜利进军湖北汀泗桥后,叶挺对胡筠说:“湖南省委来电,调你立刻回湘,另有任务。”胡筠回到平江,奉命组织农民自卫军。不久,北伐军收复武汉三镇,当时急需军事干部,县委推荐胡筠报考黄埔军校武汉分校。
        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创办,是国民革命发展的产物。1926年10月,北伐军光复武汉,武汉逐渐取代广州成为国民革命的中心。为迎接革命的大发展,满足日益迫切的政治、军事人才需要,国民党中央在武汉开设了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即黄埔军校),面向全国招生,其中包括女生。武汉分校招收女生的消息一出,立即得到了各地妇女的积极响应。武汉分校最后录取男生986人,女生195人,他们成为黄埔六期学员。1927年1月19日,学校改名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邓演达任代校长,张治中任教导长兼训练部部长,共产党人恽代英任政治总教官。
        1927年2月12日,武汉分校在两湖书院的大操场上举行开学典礼。邓演达、宋庆龄、吴玉章等出席大会。胡筠等195名女生穿着与男生一样的深灰色军装,紧束着腰皮带,戴着军帽,打着绑腿,与男生队并肩站立。女生学习的主要课程分政治和军事两种,即术科和学科。学科包括政治、军事、经济、社会科学,以及三民主义、建国方略、建国大纲、阵中要务令等。术科是根据步兵操典上的军事基本知识,进行基本训练。每天上午是学科,下午是术科。晚上的活动每天不同,有时上自习课,有时开政治讨论会,讨论的题目有“领袖与革命”、“革命与恋爱”等。恽代英曾对女生队学员说:“我们党下决心要在军校培训妇女骨干,毕业后参加领导中国妇女翻身解放的斗争。你们的责任重大,你们要努力呀!”恽代英赞扬她们是“中国妇女解放的先锋和榜样”。
        军校为了使男女有所区别,决定让女生打黑色绑腿,军装双袖缀上红色字母“W”(Women)标记,并发短枪。结果却遭到了胡筠、赵一曼等许多女生的坚决反对,她们说:“我们都是革命战士,男女应该平等,如果连穿衣服都得不到平等,还要拿字母区别,这算什么革命?”校方最后只好取消了这一决定。这些和男儿一样穿上军装的女学员还不满足,还在为争取男女平等而斗争,有的女生竟然偷偷剃光头发,当她们脱下军帽,让男教官看到和男生一样的光头,大惊失色。胡筠在军校度过了一段艰苦却非常愉快的生活。
        1927年四一二政变后,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决定自行撤销。恽代英要求胡筠回到家乡组织游击队,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当时正值白色恐怖时期,地主武装到处杀人放火,甚至狂妄叫嚣:宁可错杀三千,决不放走一个共产党员!胡筠购买了几十支步枪、上万发子弹,拉起了50多人的队伍。有一天,她被叛徒认出,并密告了她的真实面貌。胡筠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与省保安司令部派来的缉捕队公开交火,打得缉捕队落荒而逃。此后,胡筠带领队伍在幕阜山一带打土豪、分田地,并烧掉自家的房屋和田契,宣布与李积琦离婚,和地主家庭彻底决裂。省保安司令部向各地保安团、清乡队发出通令,联合“围剿”“女共匪”胡筠,并以十万大洋悬赏她的人头。
        幕阜山南接罗霄山脉,北抵长江天堑,是一道巨大的天然屏障。胡筠采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给敌人以重创。游击队不断壮大,正式建立了平(江)、湘(阴)、岳(阳)游击纵队。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便开创了从浏阳至平江的大片根据地。由平江特委报请中央军委批准,给平(江)、湘(阴)、岳(阳)游击纵队“平江工农革命军”的番号,胡筠担任司令员。恽代英赶去祝贺,激动地对胡筠说:“你是红军队伍中唯一的女司令。敌人闻之丧胆,我们却为之欢欣鼓舞。”
1928年3月中旬攻打平江县城失败后,平江县委书记毛简清前往上海,县委代书记罗纳川牺牲,胡筠与张警吾、李宗白、余贲民等重组了县委,胡筠任平江县委书记。1928年7月22日,彭德怀、滕代远领导的平江起义爆发。起义军攻克了平江县城,部队随即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7月23日,胡筠率县委机关及部队、四乡农民入城,与彭德怀、滕代远会师。平江人民心目中的传奇式人物胡筠留着短发,腰里掖着双枪,左臂佩戴鲜红的袖章,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走在队伍的前头。后边紧跟着县委机关干部和游击队战士,以及沿途四乡闻讯赶来的工、农、青、妇数百名革命群众。在平江县城的群众中,早就流传着胡筠这位游击队女将的才能,枪法如神,百发百中,甚至说她的坐骑能穿山越岭,腾云驾雾,是幕阜山里修炼了千年的“神驹”。这天,整个县城万人空巷,人们争相目睹这位女英雄。
        胡筠与彭德怀见面后,胡筠先自我介绍道:“我是胡筠,平江县委的。”陪同胡筠进城的平江县委秘书长张警吾向彭德怀介绍了胡筠的身世:出生在平江北乡,公爹是当地有名的大恶霸地主。1927年,胡筠参加了秋收起义,将其公爹交农民协会处决,把家中房屋烧毁,财物分发给贫苦农民,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爱戴。彭德怀对胡筠不由肃然起敬。彭德怀高兴地说:“反动派早说把你们‘剿’掉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这么多枪?”胡筠风趣地回答说:“刘作柱(按:国民党平江县长)骂我们游击队是‘草寇’,我喜欢这个名字,野火春风沐劲草嘛!”“好,好,真不愧为女中豪杰!”彭德怀伸出大拇指说。在7月24日举行的庆祝起义胜利的群众大会上,胡筠与彭德怀、滕代远先后讲话。胡筠当选平江县第一届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主席、红五军纵队党代表兼湘鄂赣特委常委。
        胡筠英勇善战,指挥作战大胆沉着,灵活多变,战前有周密的部署和充分的准备,战后有详尽的总结,在战斗实践中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游击战术。她的部队终年转战于湘鄂赣三省的幕阜、连云山区,神出鬼没,令敌胆寒。当年国民党军阀何键的《清乡公报》称胡筠部队与彭德怀部队“互相呼应,声势浩大”,“赤焰所播如火燎原”,即便“调集重兵围剿,仍然束手无策,防军亦疲于奔命”。
原红八军军长何长工后来称赞胡筠说:“胡筠很会打游击。她的部队是平江打得最好的,平江的敌人一听说胡筠的部队来了就害怕。”何长工曾回忆平江一次地方党政军联席会议时说:“胡筠在会上讲话,我怀着极大的兴趣来听她作报告。她的讲话很有吸引力,句句中肯,无一句废话,层次清楚,平易通俗,分析形势很准确。她讲的是‘平江起义’的伟大意义和对湘鄂赣根据地的关系。后来我同胡筠的接触很多,也愿意与她交谈,常跟她谈农会与地方工作的情况。我很佩服她,她在群众中威信很高,很有基层工作经验。她是平江县主要领导人,是根据地的创始人。”
在艰苦的游击斗争环境中,胡筠带领的游击队逐步壮大。她也在斗争岁月中,与平江县委秘书长张警吾加深了了解。1929年,胡筠与张警吾结婚,不久怀孕。在一次反击敌人向游击队驻地进攻的战斗中,胡筠临产了。她用牙齿撕破衣服,草草包裹婴儿,挣扎起来,指挥战斗。在打退敌人几次冲锋的间隙中,战士用箩筐抬着母子,安全转移。
        胡筠短暂一生的高峰,是1930年7月率领地方赤卫队20多个团随彭德怀的红三军团攻占湖南省会长沙。当时在长沙召开了万人大会,成立省苏维埃政府。在成立大会上,彭德怀、滕代远、王首道、何长工和胡筠都讲了话,胡筠被选为省苏维埃委员。
        1930年9月,中共赣北特委成立,胡筠任特委副书记兼赣北独立团团长。1931年春,赣北独立团与修水、铜鼓等县的游击队组成红八师,编入红十六军。不久,胡筠继任红八师师长,成为红军时期少有的女师长。据《通城人民革命史》载,胡筠曾率红八师及赤卫军1000余人采用内应外合的战术,一举攻克了通城,缴枪1300余支,长机枪5挺,手枪30余支,子弹10余担,其他军器无数。
1931年7月,原湘鄂赣特委和鄂东、赣北、湘北等特委合并成立湘鄂赣省委,李宗白任省委书记,张警吾任省委宣传部长,胡筠任省委妇女部长。她的妇女工作干得十分出色,湘鄂赣边区20多个县,各级都有妇女组织。妇女干部除参加文化、学校、军械厂、金融、贸易等地方工作外,还有大批青年妇女参加红军。广大妇女动员鼓励自己的丈夫、儿子参加红军,妇女成为农村生产的主角,组织耕田队、抢收队、积肥队,以换工、帮工方式解决烈军属和孤寡户的劳力问题。支援前线战争的种种后勤重担,也都落在妇女肩上。热火朝天的妇女工作凝结着胡筠的心血。
为了更有力地执行省委和省苏维埃的决议,湘鄂赣省委宣传部在万载县成立了一支“赤色宣传队”,由胡筠具体领导。宣传队常常夜以继日排练节目,胡筠既是编导又是演员,她和队员们一起,创作了大批深受苏区军民喜爱的歌舞节目,如九子鞭《十骂蒋介石》,莲花落《拥护苏联和拥护省苏大会》,歌舞《送郎当红军》、《可怜的秋香》、《摇篮曲》、《劝白军投降》、《葡萄仙子》及小歌舞剧《李更探监》等。
        胡筠多才多艺,能歌善舞。无论一件什么事,只要经过她的脑壳一转就会变成一出戏。有一天晚上,宣传队正在排练节目,突然得到一个特大喜讯,红军在宁都龙冈打了个大胜仗,活捉了前敌总指挥张辉瓒。大家高兴得抱在一起又唱又跳,胡筠眼泪都笑出来了。当时有一个小伙子说:“现在鲁涤平要哭得冒眼泪。”胡筠灵机一动说:对,我来编个鲁涤平哭张辉瓒的舞。于是她边想边跳,说:“我们把张辉瓒的‘头’砍下来钉在一块木板上,放到河里,让其顺流而下,漂至南昌,鲁涤平拾到木板后,抱着‘头’大哭,后来又被红军的大炮吓瘫在地,这个节目就叫《鲁胖子哭头》。”大家一听齐声叫好,几个男演员竟跟着跳了起来,就这样说干就干,连夜编排。第二天《鲁胖子哭头》就演出了,以后每逢开庆功会、动员会,这个节目最受欢迎。
        胡筠还创作了《李更探监》,反映罗纳川夫人李更探监,感人至深。苏区歌舞使红军战士热血沸腾,也使白军坐卧不安。当时,胡筠几乎天天都要带着宣传队员对白军宣传,每次只要锣鼓一响,歌声一亮,白军长官就不准他的士兵们出来,怕他们听了红军的歌会变心。因为有几次胡筠带人演出后,晚上就有白军拖枪投诚。还有一次,白军悬赏:凡活捉傅秋涛、滕代远者每人赏光洋50块,而活捉“女匪”胡筠者,则每人赏光洋100块。由此可见敌人对胡筠的仇恨。
        胡筠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然而令人叹惋的是,就是这样一位功勋卓著的女英雄,却于1934年6月在“肃反”中被“左”倾路线执行者以“AB团”名义秘密杀害,时年36岁。
        1958年彭德怀重返平江时,到了县人民医院,向陪同的县委书记谈到当年在这里准备起义的故事。彭德怀感慨地说:“胡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很有能力,打仗很勇敢,是个难得的女将。”

责任编辑:sy
  • 社会热图
  • 野史逸闻
  • 战史风云
  • 两性趣闻
  • 探索揭秘
  • 奇异风俗

猜你喜欢

刚刚发生

变态婚俗:涉黄涉暴的“闹洞房”

“闹洞房”的习俗古已有之,其出现伊始便被斥为“污风诡俗”。流传至今天,虽多以助兴热闹为由,其种种表现依然是对相关者极尽羞辱猥亵之能事,严重者甚至闹出人命。因此,无论以何种名目,这种建立在人格侮辱上的“变态婚俗”,都早应该被淘汰。

澳洲烟草大亨办荒淫派对 美女当狗溜 大象看门 500名男女赤身裸体纵欲狂欢

据英国《每日邮报》12月6日报道,近日,自称“甜心宝贝”的澳大利亚烟草大亨特拉弗斯?贝农花费2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42万元),在自家豪华别墅内举办了一场奢靡派对,秒暴海天盛筵。

印度蜘蛛女孩 长4手4脚被当神朝拜!

大家都看过蜘蛛侠这部电影吧,而在现实中还真的有蜘蛛女孩,这个来自印度的女孩天生由于生病长了四手四脚,在当地引起了一阵轰动,还被众人认为是财富女神。

乌龟壳男孩被治愈  曾被视为“不祥之物”

前不久,生活在尼日利亚的奇特巨大乌龟壳男孩牵动了全世界人民的心,这个男孩因得怪病背上长了一个巨大的肉瘤,十分恐怖,但是经过慈善组织的医疗手术,这个男孩重新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