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奇闻1234 >> 旧闻秘史 >> 军事人物 >> 正文

揭秘:毛泽东弟弟毛泽覃在瑞金惨死的一幕

2016-4-7 16:13:03 阅读数:
关键词:
 往事导语见宗族势力出来说话,他就叫手下的人把尸体抬到祠堂对面的和尚墓堆。尸体抬到公路边的和尚墓堆以后,割下来的头颅被国民党的兵挂在双清桥南头的大榕树上。

1935年4月25日,毛泽覃率领游击队来到了瑞金黄鳝口附近一个名叫“红林”的大山中,由于一连几天的艰苦转战,寒冷、饥饿、疲劳一齐向他们袭来。为了摸清情况,补充给养,这天傍晚,毛泽覃率战士来到山下一个叫黄田坑的小村子。该村很小,只有几户人家,经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复“搜剿”,大多数人家已人去屋空。毛泽覃等进村后,看见仅一户人家还有炊烟,进门一看,这家只有父子两人。这家人很穷,又遭到国民党匪兵的多次抢掠,但见红军到来,仍尽力做了一顿饭给他们吃。然后父亲又叫儿子送他们到山上的一个纸槽房里过夜。

 

毛泽覃和战士们在这个僻静的纸槽小屋里休息(泽覃步权村黄狗窝纸槽),商议着如何冲出敌人包围,尽快找到中央分局首长领导的部队。这晚毛泽覃一宿没睡。深夜,毛泽覃把一个姓杨的战士叫到跟前“你到杉背坑去设法找陶古游击队,请他们到这儿来,一起攻打国民党的黎子岗炮楼,我们从那儿冲出去。”清晨,他又叫醒一个姓何的战士,说“你到下面的村边看看有无敌人,发现情况,立即回来报告。”姓何的战士胆怯,有点不大高兴,勉强背起马枪高一步、低一步地离开纸槽,走不多远,就钻进茅草丛里睡觉了。这时,敌东路军毛炳文部二十四师汤团某连的敌兵,在排长兼便衣队长秦坤的带领下,路过这里,偶然发现草丛里躺着一个人,立即围上前去。在敌人的刀枪面前,姓何的家伙贪生怕死,没有鸣枪报警,也不作任何反抗就当了敌人的俘虏,并且背叛了革命。

敌人得知纸槽小屋里有十几个人,十几条枪,还有一个姓毛的司令后,立即派出一个排的兵力,带着机枪,在叛徒的带领下,趁陶古游击队未到之前,很快包围了纸槽小屋。毛泽覃一听到枪声,立即机警地冲到左边门口,命令战士突围,自己留下掩护。当战士们冲出纸槽后,敌人用机枪封锁住了前门。毛泽覃正要转身向后门,一个敌兵窜进屋来,举枪向他射击。毛泽覃眼明手快,猛然一脚,把那家伙踢倒在地。正要冲出门去,又与一个匪兵相遇,毛泽覃刚要扣动扳机,不料敌人先向他开了一枪,子弹穿进了前胸。毛泽覃倒下了,顿时,鲜血染红了全身,染红了小屋……贪婪的敌人想从他身上找出点什么,结果只从他身上搜出毛泽东和朱德的照片,还有一份被鲜血浸透的党证。

毛泽覃牺牲后,国民党报纸大肆渲染。伪《中央日报》、江西《民报》、江西《民国日报》曾报道过。伪《中央日报》1935年4月30日登载“伪中央军区所属之伪师长毛泽覃前因我军积极搜剿,乃率领残部窜匿瑞金东之黄鳝口东北大山中,1月26日经我毛炳文部二十四师汤团在该处搜获,该匪顽强拒捕,遂被我击毙。同时并毙伪政委以下十余名,获枪十余支,生擒匪众多名。据供与我抗拒已被击毙之匪确系毛匪尸身,现已抬至瑞金城内,民众无不称快。又讯,二十四师汤团26日击毙伪师长毛泽覃,在尸身搜获匪首朱毛之照片,并中南银行钞票洋数十元,尸身抬至瑞金,人心大快。”从伪《中央日报》的记载中我们得知,毛泽覃牺牲后并没有在他的牺牲地就地处理,而是把整个尸体抬到了瑞金县城。其目的一是为了验身存档,二是要用照片“呈行营邀赏”。毛泽覃时任中共中央分局委员、红军独立师师长,国民党视其为中共要员。毛泽覃牺牲后,国民党将其尸身抬到瑞金县城拍照,邀功请赏,这是国民党军队的一贯做法。由此可见,此前有的人抱着对毛泽覃烈士良好祝愿的种种猜测及毛泽覃烈士尸体去向的说法,都是没有根据的。

毛泽覃烈士的遗体究竟安葬何处?为了安抚烈士的在天之灵,笔者怀着对烈士亲属负责任的态度和对革命英烈崇敬的心情,于2009年秋采访了瑞金东升竹山下村民曾带秀子、杨远瑞、李有娣三位老人,他们讲述了鲜为人知的故事。

89岁的李有娣老人说“那一年春上的一天下午,我们在村里看到国民党的兵抬来了一具尸体,放在我们杨家祠堂前面的石狮子脚下。听说共产党的大官被国民党打死了,大家都围上去看,我也跟着去了。不过,我是童养媳,不敢走得太近,只能远远地看。那具尸体看上去很高大,穿的是和我们群众一样的粗布衫。听周围的大人讲,这个人是‘土匪头子’。国民党团长欧阳光下命令要在祠堂把尸体割头。这下子全村人不答应了,自古以来祠堂就是一个清洁神圣的地方,有很多忌讳的,哪里能让他们在这里割人头?

“我们杨氏一族的所有人都出来说话了。欧阳光住在我们这里,平时也得了我们不少方便,见宗族势力出来说话,他就叫手下的人把尸体抬到祠堂对面的和尚墓堆。尸体抬到公路边的和尚墓堆以后,割下来的头颅被国民党的兵挂在双清桥南头的大榕树上。

“到了晚上,我的养父远懋和两个兄弟商量,说这个死掉的共产党大官就是毛泽东的亲弟弟毛泽覃。他为了革命把生命都给我们了,我们应该想办法买副棺材把他好好埋葬。远懋出主意说‘榕树的树枝不很高,拽下树枝就可以把头颅取下来。’三兄弟商量好了,三更半夜就到双清桥的大榕树下,偷偷把毛泽覃的头颅取下来了。第二天,三兄弟出钱叫人买了一副棺材,请了两个人把毛泽覃的完尸埋在和尚堆。大体情况就是这样。我的养父做小生意,红军时期帮红军,国民党复辟回来后,欧阳光的团部扎在我们祠堂,他和欧阳光的关系也不错。这些事情,他们三兄弟是冒着生命危险做的,弄不好是要被杀头的啊。还好他和欧阳光关系不错,红白都吃得开,欧阳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利用这层关系,我养父也保释了不少被俘的红军游击队员。”

杨远瑞老人今年90岁高龄,他告诉我们“杨家祠堂门口原来是一口大池塘,水塘边上种了很多大樟树。祠堂门口的大坪上立了石桅杆,还有石狮子,很气派的。瑞金的国民党欧阳光团剿匪指挥部就扎在这里。毛泽覃的尸体抬来的时候,我记得是下午时分,是用竹床子抬来的,就放在石狮子边上,离我们家门口不远。我当时已10多岁了,记得事了。当时,白军本来要在祠堂门口割毛泽覃的头,群众不答应,迷信的说法是死尸不能进祠堂,怕坏了风水。欧阳光知道我们当地的风俗,后来就叫兵抬到和尚墓堆去了。”

我们采访97岁的曾带秀子,毛泽覃牺牲时她已17岁,一说到毛泽覃,老人家的心情悲痛得很“毛泽覃可怜啊,高高大大蛮漂亮的一个人,竟然被白狗子割了头游街示众。那个割他头颅的人叫方贵山,这个短命鬼不得好死了,他的父亲小名叫黄田螺。方贵山杀了很多人,最后自己也被杀掉了,一个后人都没留下来,老天有报应啊……“好在开米店的远生老板三家人出了棺材,远生老板心肠好,他的店就开在双清桥的大榕树下,是他请人埋的毛泽覃。”

当我们到象湖镇东升村的东山寺和尚堆时,曾经施舍毛泽覃棺木的竹山下村民杨远生的孙子杨和钧,指着和尚堆说“毛泽覃就安葬在这里。”

老人们朴实的话语,透出品格的崇高和心灵的纯净,这是对革命烈士最深切、最诚挚的怀念。他们都是历史真实的见证人。

历史的风雨尽管无情,但不能冲淡人们对毛泽覃烈士的敬仰;岁月的河流尽管匆匆,但不能冲走人们对毛泽覃烈士的怀念。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为纪念毛泽覃烈士,搜集整理了毛泽覃在瑞金革命活动中用过的物品、图片等实物,陈列在瑞金革命烈士纪念馆。

1969年1月,安治乡更名为泽覃乡。

1986年,在城西3公里风景秀丽的赤珠岭上,兴建了一座毛泽覃铜像,在汉白玉像座下镌刻着邓小平题写的“毛泽覃同志纪念碑”碑名。

2009年10月,在烈士牺牲地泽覃乡步权村黄狗窝,当地村民自发兴建了高7.5米、长2.9米的毛泽覃烈士纪念碑。7.5米,表示毛泽覃烈士从1935年4月到2010年3月,牺牲整整75周年;2.9米,表示毛泽覃烈士牺牲时年仅29周岁。作者周哲道碌

责任编辑:yaohan
  • 社会热图
  • 野史逸闻
  • 战史风云
  • 两性趣闻
  • 探索揭秘
  • 奇异风俗

猜你喜欢

刚刚发生

变态婚俗:涉黄涉暴的“闹洞房”

“闹洞房”的习俗古已有之,其出现伊始便被斥为“污风诡俗”。流传至今天,虽多以助兴热闹为由,其种种表现依然是对相关者极尽羞辱猥亵之能事,严重者甚至闹出人命。因此,无论以何种名目,这种建立在人格侮辱上的“变态婚俗”,都早应该被淘汰。

澳洲烟草大亨办荒淫派对 美女当狗溜 大象看门 500名男女赤身裸体纵欲狂欢

据英国《每日邮报》12月6日报道,近日,自称“甜心宝贝”的澳大利亚烟草大亨特拉弗斯?贝农花费25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42万元),在自家豪华别墅内举办了一场奢靡派对,秒暴海天盛筵。

中国红军史上最大的“冤狱”陈昌浩悲惨下场

1999年11月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记者在位于悉尼西区BLACKTOWN(黑镇)的某所普通的房子里,见到了一位年逾七十的俄罗斯老太太。除了她嘴唇上深深的咬痕(这是漫长监狱生涯留下的印迹),你看不到任何苦难和挣扎的痕迹。她是谁呢?她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

蒋介石为戒色写日记

蒋介石的日记暴露了自己的很多隐私,他曾在日记中这样痛骂自己的好色“我还算人吗,我和一条狗有什么两样?”